仙女佩奇

巡叔3

越写越怪异,新手写文,感觉越写越涩,

本来是为爱发电,但写的实在太差了,越来越没有勇气,

希望某位大大可以百忙之中替我指点一二,

真的万分感谢。

鞠躬。


厚脸皮坚持一下


太好看了太好看了(。・ω・。)ノ
日常吸关.年轻.宏峰:)
和巡fafa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巡叔 2

餮周预警,关周背德替身文预警,ooc预警        

私设:周巡38岁,离213事件已经过去18年。                               

 

 

 巡叔 2

“哎,关涛巡!”’同班一小子挤眉弄眼从护栏上翻下来:“那天,给你送包的,是你什么人呐?”

“叔叔。”那小子一向与他不对付,关涛巡眼皮子都没抬一下。

“哎,那可不对劲。”那小子看关涛巡一副爱搭不理的样子就来气,硬憋着掏出手机就噼里啪啦的一通按,然后把手机硬戳到桌上,“这鸭子,怎么长得和你叔这么像啊。”

关涛巡这才正眼看了下那小子,细细端详起视频:

周巡穿一特别不正经的敞领白衬衫,领子V形,大的几乎开到胸下,漏出根根分明的锁骨,这老男人胸上有料,往下看居然能看出沟的感觉,腿上一条高腰黑色牛仔裤,紧绷着腰臀和小细腿,显得腰肢精瘦有力,屁股特别紧俏,膝盖处开了个大口,露出白生生的膝盖。

关键是,人特妩媚的坐在一胖男人的大腿上,不住地拿着酒杯劝酒,灯光下左耳耳钉璨璨生辉,那胖男人一只咸猪手十分不老实,总往周巡领子里钻。

关涛巡皱起了眉毛:“在哪儿拍的?”

“真是你叔啊。”那小子一下子就来劲了:“我去酒吧,碰巧,你叔端杯酒就过来了,你叔可真辣,那胖子怀里本来还有个小鸭子呢,你叔直接推开人就坐上去了,不得了啊,哎,你叔这....”那小子回味般的啧啧了几下,贼眉鼠眼地凑到关涛巡跟前:“把他联系方式给我,我保证不把这视频流出去。”

关涛巡紧了紧手里的手机:“你要他联系方式干嘛?”

“哎别装了,”那小子哥俩好似的搭到关涛巡肩膀上:“看在是熟人,让你叔打个折怎样?”

关涛巡终于抬起了头,满脸戾气道:“你说什么?”

 

 

周巡很头疼,昨天赵馨诚还找他吐苦水,说自家熊孩子的叛逆期,并委婉的提出出希望他早日成家的意见,他和气的踹了回去并骄傲的表达了自家关涛巡一直让大人放心,永远都不会有叛逆期的中心思想,并对赵馨诚总给他带来各式各样的相亲对象的行为提出警告。今天他就被关涛巡狠狠地打了脸。

关涛巡在学校打架,还把人打骨折了,学校让叫家长,熊孩子把他叫过来了。他急匆匆向顾局面请了假,就火速赶过去。

校医室外,关涛巡云淡风轻的站着,教导主任在旁边喋喋不休,他自岿然不动,看到周巡,小孩眼睛才亮了亮。

周巡自知理亏,但还是不由自主的护起短来:“老师,我家小孩从小就懂事,从来不欺负人,这中间肯定有误会。”

“误会?”教导主任气笑了:“这得多大误会,你家孩子可把人家胳膊打折了。”

周巡狠狠地瞪了一眼关涛巡,嘴上陪笑着说:“这样,我带着这孩子,好好给人家道个歉,医药费我全包,回头我好好教育教育。”

“我不道歉。”关涛巡声音平平道。

周巡这下挂不住笑了,眼看着就要像河豚一样吹起来,关涛巡一把把他揽到一边儿,拿出手机给他看视频:“巡叔这是,梅开二度了?”

周巡看着视频,反应过来伸手就是一个爆栗:“小小年纪不学好,开什么开?我这是查案需要!查案需要你懂吗?”

关涛巡看着周巡耳朵上渐渐染上的红色,知道这个表面粗糙实际内心细腻的周巡不好意思了,却依然没放过,继续面无表情的问道:“巡叔,经常这样查案?”

“也没有经常,就....,等等,我为什么要给你说?”周巡甩甩头发,羞愤的瞪过去:“从哪拍的,为什么去那种地方,去那里干什么?”

“我同学拍的。”关涛巡无辜的摊摊手,“躺里面那个”。

“.......”。

剩下的事就好办了,周巡拿出警察证,一通警察办案机密不可泄露云云,唬了唬里面的同学和教导主任,给人家付医疗费,关涛巡和被打骨折的那位都受了点处分,这件事儿就告一段落了。

 

“嘿,你小子真贼,知道不叫亚楠叫我,要亚楠知道,非扒了你的皮。”周巡拿起啤酒就是一个牛饮。关涛巡默默的帮周巡把一次性筷子从套里拿出来,放在那碗油泼面上。

小饭馆十分破旧,吃的人也少,太阳从外面照进来,将空间划成明暗两处,阳光下空气中的小颗粒在肆意飞舞着,暗处,只有寥寥几个人默默吃着面。

周巡很爱吃辣,他那碗油泼面上盖着红红的一层辣椒油,腾腾地冒着热气,蒜香和醋酸味儿交融着,这与关涛巡白白净净的面形成了鲜明对比,哦,他们都不吃香菜。

关涛巡皱着眉头看着周巡一边被辣的嘶哈嘶哈的吸气,一边一刻不停的吸溜着面,试探性地捞起几根周巡碗里的面条尝了尝,开始就辣,后劲更大,辛辣感从舌苔一直传递,搞得一阵急火烧心。

关涛巡开始依然保持着正常脸,后来面容渐渐扭曲,周巡旁边一副简直要笑过气去的感觉。

“我看你们关家就你爹一个能吃辣的。”好容易止住笑,周巡递给关涛巡茶水,嗤笑一声“也只有你爹是最笨的。”

“我大伯,也不能吃辣?”关涛巡试探地问道,他从来没有问过周巡任何关于关宏峰的事情,现在他忍不住,终究是问了。

周巡愣愣地看着关涛巡,很久都没有说话,久到关涛巡也忐忑起来。

很长一段时间,他大伯都曾经是个禁忌,高亚楠曾给他三令五申,不准他在周巡面前问一切有关关宏峰的事。

“他呀,”周巡终于露出一个笑,习惯性的从口袋里摸出烟盒,想到这是饭店,他又在小孩子面前,硬生生的半道把烟盒送了回去。

他眼神深沉,像是要回忆很久以前的故事,又像是轻描淡写的看看昨天的景象。

“他不能吃辣,我们都喜欢大唐宫的油泼面,平时没事了就来吃两口,有次他尝了口我的面,反应和你刚才一模一样。”周巡笑笑:“喏,你大伯很聪明,和你一样,不不不,可能比你还聪明,不过你们性格都差不多,倔的跟牛一样,对不在意的事和人从不关注。”

周巡往后挪了挪,好像这样能更清楚地看清关涛巡的脸一样:“和你爹长差不多,就稍微比你爹好看一点。比划了一下关涛巡的个头:“比你矮一点,有点双下巴颌儿,就比你胖一点。打架也比不过你,好小子,居然把人同学胳膊打折了,他......”

“周巡,”关涛巡突然打断:“这家大唐宫快拆了,你看到外面的告示了吗。”

“是啊,这家店都多少年头了,”周巡呆了一下:“怎么突然说起这茬。”

“周巡,”关涛巡冷冷地直视着周巡的脸:“你知道吗,你刚才笑的比哭还难看。”

还没等周巡反应过来,关涛巡就从包里取出一瓶拉菲,脸色还春,恢复了人畜无害,歪着头的样子甚至有一丝可爱:

“从我爸那里拿的,巡叔要不要尝尝?”

巡叔 1

【巡叔】1

关饕餮周巡预警,大关死亡预警。关周背德替身文预警。

我知道这不对

但我控制不了我的手(眼泪汪汪)

满足恶趣味的产物,取乐就好。

            

周巡很够味。

关饕餮如是认为,站在一个男人的角度。

从小,关饕餮就知道周巡是他半个爹。

5岁时,关饕餮知道这个经常来家里串门的周叔叔说不出的好看。

15岁时,关饕餮接触到一些限制性画面,之后,脑子里总会出现周巡。

关饕餮,按字排辈,广图宏涛,涛字辈,大名关涛巡。关饕餮知道为什么自己叫这个名字,这要从17岁时从周巡书桌上看到的一封信说起,信外面裹的一层冷裱膜说明它被精心保存,信放在最趁手的地方说明它被经常拿起。

这是一封,关宏峰给关宏宇的信,一封他逝去多年的大伯给他爹的信。

信的主人写得一手好字,中宫紧密,外部舒张,不难看出主人法度谨密,沉稳持重的性格,字里行间,写信者逻辑清晰,步线行针,唯有提到周巡,一种沉重的,无可奈何的爱意终究暴露出来:

“给饕餮起名涛巡,无他意,万望周巡有所依持,哪怕痛苦,也要活着;

万望吾弟时时挂念,不计前嫌,替我忧心。”

关饕餮深沉的讨厌着这个名字,却又万般庆幸。

庆幸那死去的人知道用何种方式,可以拉住周巡;庆幸那人有自知之明,独自奔赴黄泉。

 

所有人都觉得关涛巡和关宏峰很像,从样貌到智商。经历过那一场劫难的人,看到神情冷峻,波澜不惊的关涛巡,总会无意识的恍惚。

那场劫难是什么,长辈都缄口不语。

但这拦不住想要知道的关涛巡。

他利用在警校学的各种侦查,反侦察技能,利用长辈的资源,找到那个尘封已久,但依旧在黑暗中向他伸出触手的档案,撕开那鲜血淋漓的过往。

1月16日,他的生日,他大伯的祭日。

 

“哎,饕餮,”周巡笑吟吟的从车上提下一个大背包:“这学校比不上家里舒服,我看亚楠给你带的褥子太薄了,就给你买了个新的,还有你爱吃的零食,训练饿的时候吃啊。诶对了,机灵点,别让亚楠知道啊。”袋子不大,但似乎很沉,周巡拎起来的时候微微有些踉跄。

关饕餮默默走上前,不由分说的提过周巡手中沉甸甸的袋子,耐心的听着周巡在旁边絮絮叨叨。

什么学校不比家里,不要惹事。什么和同学要相处好,不要总冷冰冰的,得罪同学......

是的,周巡对他,总有一种毫无道理的溺爱感,关涛巡的亲生父母有时都对此颇有微词。

关饕餮眼神沉静的看着说到兴处,缕了一把头发的周巡,默默的递上水杯,看着周巡喝下去。

“巡叔,”关涛巡指了指周巡的头发:“头上有东西。”不等周巡动手,就一手按住周巡的肩膀,一手飞快的从小卷毛上抚过,如果把动作放慢,那就是个非常旖旎,情人之间才有的摸头杀。

周巡有些费劲的抬头,毫无自知的露出笑容:“小饕餮真的长大了,那么小的豆丁,一转眼比你巡叔高出一个头,嘿,养你这么个孩子,关宏宇真是幸福啊。”

关涛巡很自然的收回放在周巡肩上的手,微微揽过那人的腰身,把人带到椅子上,自己坐在桌子上,低头看着周巡:“那周叔觉得幸福吗?”

“肯定啊,你就算我半个儿子,看你这么有出息,我当然开心。”周巡眼睛亮亮的看着关涛巡,许是青年人的轮廓越长越开,许是青年人的神情太冷静,周巡不由自主想起一个人人:“嗯,如果他在,也会幸福的。”周巡喃喃的说了一句。

关涛巡微微皱了眉头,但很快,恢复了原来波澜不惊的样子。

 

接下来的时间,周巡又恢复了活力,和关饕餮的舍友扯皮吹水,好好的表达出希望舍友之间团结互助的核心思想,又从那沉甸甸的包里掏出礼物,一人一份当作见面礼。

最后才潇洒的挥挥手,强烈拒绝关涛巡送他未果后,才无可奈何的和关涛巡一起出去。

“哎,老了老了,拗不过你们这些年轻人。”

关涛巡坐在椅子上,仔细回味着周巡的话。

说实话,岁月在周巡身上几乎没留什么痕迹,周巡生的一双勾人的桃花眼,本人却不自知,经常充满笑意地看着他。

那眼睛很亮,有经历世间万般污浊的纯洁,像海市蜃楼里的珍宝,睫毛很长,双眼皮很明显,微微下盍时总是瘙的人心里痒痒。

腰臀线条很明显,贴身的夹克和长裤总是将手臂线条,腿部线条切割的干净利落,暗暗隐藏着爆发性的力量。

因为某些原因,他渐渐平和下来,时间在他身上一点一点沉淀,沉淀出一种“熟”的气韵。

关涛巡眼神暗沉,拿起周巡喝过的杯子,将嘴唇映在杯口。

就好像,映在那人云朵般的嘴唇上。

 

 

 

 

这操蛋的身体

试试水,一发完。

这操蛋的身体

周舒桐觉得很不对劲。

比如说她中午睡醒,发现自己并没有趴在桌子上雪白软毛兔的怀里,而是,坐在一个人的腿上?

还是那种双腿分开,双手抱住对方脖子,跨坐在对方身上的姿势。

再比如,当那人冷峻的视线和她对上时,她发现那人居然是 关宏峰!!!

小周同学的心跳瞬间加速,倒吸一口冷气,吓得晕头转向,只知道连滚带爬的从关宏峰腿上下来。却被卡住腰拖了回去。

“怎么突然害臊了?”关宏峰挑了挑眉毛。

“关,关,关关老师,”周舒桐都快哭出来了。

“今个儿怎么突然这么乖?”关宏峰心里惊奇,表面不动声色,把怀里的耷拉着脑袋的小卷毛呼噜上来,意外的看见对方哭丧着脸,上扬的桃花眼也耷拉下来。

“关,关老师,我是周舒桐。”‘周巡’满脸通红,羞的简直快要哭出来了。

还真像周舒桐那丫头,关宏峰默默松开手,看见对方像小兔子似的快速蹿跳而起,躲在一边。

周舒桐早就发现这是周队的办公室,甚至做好准备接受自己心中那个简直不可能的猜测,但看到玻璃柜上映出那风骚的大卷发,骚包的桃花眼时,还是忍不住尖叫起来。

关宏峰默默的注视着,感到自己有点头疼。

自己的小狼狗变成小白兔,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再说周巡这边。 周巡一睁眼,满脸都是棉花般软绵绵的触感,一抬头,一个大脸兔腆着张大脸戳在了眼前。周巡暴力的捏了捏兔子脸,毫不怜惜的把人兔子的圆脸扯成梨子脸,别说,这玩意儿捏起来还挺软的。

等等,自己不是正在办公室坐在关宏峰腿上聊骚吗?再加把劲,老关说不定都要被他撩出火了,这是哪,这是在干嘛? 我是在做春梦吗?周.一脸茫然.巡默默的反省白日做春梦这件事,完全没注意到高亚楠走了过来。

“哎,小周”,高亚楠手里拿了个包装精美的盒子,“昨天路过千禧店,看到那出新口味,想着你没吃过,就顺手带了一份,给,拿去尝尝。”

周巡瞪圆了眼睛,受宠若惊的接过糕点盒,在高亚楠和善的眼神下,心里面就糕点有没有毒做着天人交战,最终横下心,拿起来尝了一块,居然,还挺好吃的?

周巡复杂的盯着高亚楠:“你怀二胎了?”

“?”高法医表示不解 。

“哦”,周巡恍然大悟,“那我一定是在做梦。”高亚楠怎么可能用这么温柔的声音叫他小周?还给他送糕点?高亚楠可是天天想拿手术刀劈了自己的人啊!周巡打了个寒颤。“我一定是在做梦。”周巡喃喃自语,抓住自己的胳膊肉,大力一拧。

“嗷!”周巡被疼的五官扭曲,然后,抬头看见桌面上的小镜子。

“周,周舒桐!!”小狼狗在高法医复杂的注视下,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吼叫。

高亚楠,关宏峰,其实是周舒桐的周巡,和其实是周巡的周舒桐坐在音素酒吧,神情不可谓不严肃,气氛不可谓不凝重。

“哟,”关宏宇面露惊奇;“合着就是周巡和周舒桐对了个换,啧啧啧,哥,这下你可享福了,这小白兔可比周巡那饿狼温柔多了,你...”话还没说完,就看见‘周舒桐’恶狠狠地举起地上的铁质椅子,却由于怎么使劲都拎不起来,只能抬起离地几厘米的距离而放弃,但终究气不过,像炮弹一般扑了过来,嘴里不干不净的骂着。

关宏宇一把抓住‘周舒桐’的手,嘴里调笑着:“哟,周大队长威武,您可仔细着别闪了腰,哎,您明个穿裙子怎样?”

看着手里的周巡被困在小女孩柔弱的身体里叫骂,关宏宇无耻至极的泛起了小小的骄傲,却在他哥面无表情的注视下默默的怂了回去,缩到了高亚楠身边,然后就收到高大法医一记白眼。

有哥养没哥疼,得,这里外都不是人。

“周巡,过来。”关宏峰一句话就安抚了暴怒的周巡,周巡听话的走了过去,习惯性的抚着刘海,硬生生的把周舒桐的齐刘海凹成大背。却在周舒桐可怜巴巴敢怒不敢言的眼神下不耐烦地褥了下去。

关宏峰看着有趣,想伸手给小狼狗顺顺毛,看着周舒桐的脸,却又实在下不了手。

周舒桐咽下到嘴的话,然后又忍不住说道:“周队,您千万记得别给我烫发,别穿太,太夜店的衣服,我,我白天不戴墨镜的......”周舒桐声音越来越小,越来越小。 周巡哽住了,一时居然无言以对。

高亚楠噗嗤一下笑出声,实话说,魂穿之后,看着驴一样的周巡露出小媳妇般的表情,而平时的小绵羊一脸暴躁,竟然从中找到几分诡异的萌点。

“那这段时间怎么着啊?”周巡嚷嚷道:“我这怎么抓犯人,啊?”

“哎哟周大队长,您就消停会行吗?”见识过周巡现在力量的关宏宇忍不住插嘴:“就您现在这小胳膊小腿,您不为自己着想也小心人家小姑娘啊,别给人整破相了成吗?”

关宏峰点点头:“周巡,从现在起,一切行动都先向我请示。”

“哎,老关。这个.....”

“周巡,我很担心你。”关宏峰认真的看着周舒桐。

“.....行,行吧。”刚刚还竖起毛的小狼狗立刻偃旗息鼓。周舒桐那张脸上出现不自在的表情,耳朵彻底红了,放在少女白净柔弱的脸上,还真有那么几分含羞露怯的感觉。

“啧啧啧。”关宏宇目瞪口呆,这看他哥给周巡顺毛,真的跟看玄幻剧一样。

绝了!

今天长丰支队上下都觉得怪怪的。

平时见人就咬的周巡破天荒没戴墨镜,还穿了一件十分宽松的粉色蝙蝠袖卫衣,卫衣里面搭了一件白绒绒的衬衣,在衣领,袖口露出白绒绒的软毛,大卷毛拦在脑袋后面扎了一个圆滚滚的小丸子,露出巴掌大的小脸。周巡比较精瘦,罩在大卫衣下边,显得整个人都柔柔哒哒下来。

小汪惊悚的看着他师父,结结巴巴道:“师父,关,关教授买的?”真没想到,关教授一脸禁欲,居然好这口?

‘周巡’看了他一眼,好脾气的笑了笑,就回到了办公室。

???他师父难道平时对关大顾问就这么笑的? 小汪真心佩服关宏峰关大神。

还有,平时有事没事都要喊老关的周巡,今天居然静若处子!只有相关人员看见粉粉的周巡柔柔弱弱的喊着关老师,所有人都表示辣耳朵。

更惊悚的是,高贵冷艳一向不与驴计较的高大法医,居然和周巡亲亲热热的说着笑!还伸手逗弄着周巡的丸子??一副妯娌相亲的样子?

这个世界都疯球了。

“哎,老关。”低气压一整天的周巡拦住关宏峰,“你就这么看着小周和高亚楠给我穿那粉了吧唧娘不兮兮的衣服,你就看着他们折腾我?” 关宏峰嘴角提了提:“挺好看的。”

“哪里好看了?”周巡揪着周舒桐的头发,气的原地遛弯:“我.....”

“关老师。”周舒桐急匆匆的走过来:“上次怀疑的那个嫌疑犯,在城隍3号街金饰店出现。”

“那还等什么呀,快走。”周巡一把抄起牧马人的钥匙,大踏步向外走去,被关宏峰一把抓住手腕,关宏峰面沉如水:“别忘了你答应我的。”

“行行行,我知道了。”周巡不耐烦地挥着手,一下子就蹿到牧马人驾驶座,一踩油门,牧马人就冲了出去。

行动很顺利,那嫌疑人挟持人质正准备抢劫,突然毒瘾犯了,口吐白沫,整个人在地上翻腾不止,小汪带的人迅速制服,给人上了铐子,正准备往车上带。

周巡仔细观察着嫌疑人,看见嫌疑人下意识的瞄了一个地方,眼神十分古怪,他顺着视线望过去,就看见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

不对!周巡脑子里警铃大响,他迅速的朝那个快要消失在视线的人影飞奔而去。

从来到现场的时候起就一直盯着周巡的关宏峰一看周巡撒丫子开始跑,赶紧拽了拽小汪,一起跟了上去。

但周巡已经一把拖住嫌疑人,使劲抡起了拳头。 那人一看是个瘦弱的小女孩,随手就是一甩,竟然没甩开,周巡看着轮拳头没有,心里咒骂着,嘴上却一刻也没闲着,用全身最锋利的武器,一口咬上嫌疑人的胳膊。

“嗷!”小姑娘牙尖嘴利,嫌犯疼的急上头,一巴掌扇了过去,小姑娘被一把扇到墙上,白眼一翻,晕了过去。

晕过去前,周巡晕晕乎乎的想:“哦,这操蛋的身体。”

小汪从后面看着周舒桐的壮举,目瞪口呆,直到粉色的周巡拿枪对准嫌疑犯,嫌犯被拷上后,才反应过来,快速蹿到周巡身边,打算随时拉住周巡殴打嫌疑犯,却看见周巡特别娘气的扶了扶脑袋,也晕过去。

他,他,他师父,是怀孕了吗......

小汪惊悚的想着。

周巡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家里的床上。

“艹。”周巡习惯性的摸摸额头,他记得最后撞得那一下还挺狠的。

“别摸了,”关宏峰默默的看着他:“小周送去医院了,小姑娘头上碰了个大包,周巡,不是我说你,你怎么不听话呢。”

“啥?”周巡瞪着湿润的眼睛,反映过来后快速的拿起茶几上的银制餐盘,狂喜的照着自己的脸,爱不释手:“换回来了,真帅。”

关宏峰不说话了。

周巡这才意识到不对,对上关宏峰古波无痕的脸,硬生生打了个寒颤。

“关老师。”周巡软下嗓子,下意识的抱住膝盖坐好,睁着水亮亮的眼睛,讨好的笑着“我下次一定注意,你别生气。”

在关宏峰眼里,粉嫩嫩的周巡睁着大眼睛看着他,咕噜噜的转着眼珠子,软着嗓子叫他关老师,真像一只可爱的猫。

关宏峰突然不气了。

他拉过周巡,把人圈在怀里,咬上周巡的嘴唇。 “不过,还是要教训教训才对。”关宏峰恨恨的想着。

他真好看(。・ω・。)ノ♡

好萌这对,申申菌画的真让人浮想联翩。